南京城南摆摊卖煎饼的“画家”:一手烟火一手画笔

发布日期:2021-10-05 19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路口拐进去不远就是。门面明亮整洁,他和老伴戴着口罩忙活,是几十年磨合之后的默契,俩人都穿着工作服,上面印着“画家老李煎饼”的字样。

  李邦会在南京做杂粮煎饼已经20年。“常常会有自己做煎饼的人,也来买我的煎饼吃。”

  一边是巷口街边寻常能见的煎饼手艺,一边是离普通人生活有些远的绘画技艺,这样的冲突让李邦会显得很特别。不过,对于他自己来说,生活就是生活,做煎饼是他在这个城市安身立命的基础,画画则是最重要的幸福来源。

  刚来南京时,李邦会主要是卖炒货,旁边支个炉子卖徐州杂粮煎饼。他的手艺不错,用料又实诚,用来做饼的面是用黑豆、黑米和黑芝麻磨成的,俗称“三黑”,是真正的杂粮。吃过他家煎饼的人,很多成了回头客,卖得最好的时候,每天能卖出300个煎饼。

 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李邦会不是画家,但是看过他画的,都会惊叹,一个没什么文化也没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,是如何将这些静物、风景和人像画得这样栩栩如生?

  李邦会指着墙面挂着的画,一一记起当时作画的场景。“这两幅是在周庄,这幅是在西湖,我所有的出行就是为了画画。”

  每到一个景点,下了车或船,别人吃饭聊天,他就拿起画板,或者拍下照片,回来对着画。以前各种条件受限,李邦会笔下画的都是生活中可见的,最早是自行车,后来有了小汽车,最喜欢的是从书上看到,对着画下来的。

  为了看一眼真正的,几年前,李邦会趁着回老家的机会,偷偷买了去北京的卧铺票。老伴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,打电话关机,发短信也不回,店里的事堆积如山,等到李邦会接了电话,说自己正在北京,老伴惊讶得以为他在开玩笑。

  十几岁时跟着师傅学做木工活,那个年代家里打个条几、大床之类的家具,都会隆重地在上面雕上龙凤。李邦会很享受那道工序,那也应该是他最初有意识地创作。

  2003年非典时,李邦会一家从南京回到徐州,不能出门,给了他大段时间画画。“老家的屋子里堆满了他的画,现在和儿子一起住,也是堆满了。”

  老伴对李邦会画画这件事,既支持,又有几分无奈,比如李邦会那次偷偷去看,留下老伴一个人做生意,早餐高峰时让她焦头烂额。

  家里其他人对画画这件事没有很多兴趣,知道李邦会爱画,就由着他画, 大儿子说,“这是他的一种习惯,就像他在干的活一样。”

  李邦会指着墙角还没有完成的作品,略有些遗憾,“画画是需要整段时间的,但是我这个情况,很困难,很多画都只画了一半。”但是,对他来说,也不存在工作和爱好两者之间的平衡,“卖煎饼是最主要的,得空就画。”

  得空就画,却不敷衍。李邦会曾经为了提高技艺,在南京城里找过很多老师,夫子庙去过,南艺去过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有人觉得他的绘画技术已经十分高超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,评价的标准是画得非常像,学院派老师则认为他的画固然形似,却因为文化略欠缺,在画中缺了那种精神内核的深度。

  李邦会于是继续自己琢磨,深深浅浅地掌握了一些油画的基本技巧。他说,静物和风景其实是最好画的,因为多是直线条,难画的是人物,线条和表情都难处理。

  难处理的,李邦会就慢慢画。每次一拿起画笔,他就沉浸其中,完全不知道时间在走。李邦会当然也不知道,那种感觉叫作“心流”。

  记者看到,在煎饼店的墙壁上,挂着不少李邦会画的名人,一部被悬在半空中的电视机里,也轮番在播他参加过的电视节目。

  画画这件事,虽然不如做煎饼来得紧要,却也成为了李邦会的标签。一个正在买煎饼的街坊说,“很多人来看画,然后发现煎饼也这么好吃。”校具行业转型升级正当时——访北京市丽日办公用